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阴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

四团战友联络站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青春无悔,岁月如歌  

2013-05-31 16:52:3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ysstsl《青春无悔,岁月如歌》

兵团战友魏纯锌的诗作要出版了,要我写篇文章,一起来回顾那难忘的兵团生活。一时思绪万千,脑海里浮现的都是四十年前那战天斗地的情景。

一九六九年初,我们这些十七、八岁、风华正茂的年青人,从北京来到内蒙古杭锦后旗,来到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一师四团四连。后来又陆陆续续从浙江、河北、天津来了不少战友,在阴山脚下,在太阳庙附近驻扎下来。

我记得刚到连队时,老战士(复员兵)已挖好了地窝棚,棚顶是柳芭,上面糊一层沙土。那时风沙大,细沙顺着柳芭的缝隙钻进窝棚,每天早起睁眼都很困难,因为脸上、眼角布满细沙;吃饭也一样,细沙随风刮入碗中,便和饭菜一起吃下。那时我们编了顺口溜:来到内蒙古,每天半斤土,白天吃不够,晚上接着补。对于青春年少的我们,这点苦不算啥!要说苦,主要是饿肚子让人受不了。连长为使大家克服困难,想出精神障眼法,在大会上宣布“明天每人可吃两个馒头啦!”大家鼓掌欢呼。第二天吃饭时,上的是两个小馒头。过了两周再宣布:“明天咱们吃大馒头啦啊”,又赢得了鼓掌和欢呼。第二天,馒头确实大了,但每人只有一个。其实连长也难,就这么点粮食,又没有油水,连里都是正长身体的小伙子、大姑娘,正值“半大小子吃死老子”的时候,无奈只好用这种精神障眼法,起码可以让大家高兴一晚上,梦中想着第二天的大馒头或两个馒头。实在饿急了,我们就去马棚“偷”点儿饲料,里面有高粱米和黑豆,放进宿舍的大铁锅里煮一煮,煮熟后加上点浙江知青带的猪大油,那味道别提多香啦!后来我离开兵团从事外经贸工作,各种对外宴请活动没少参加,但我永远忘不了的,是兵团时代煮饲料拌大油这道青春大菜。

为了能填饱肚子,我们想尽一切办法。我记得在去团部的路上,有一片湖,当地人称它为海子。到了周末,我和班里的几个兄弟,提上水桶到海子边,硬是一桶水一桶水地把海子淘得见底,从里面抓出几条小鱼来,用湖水一煮,既没油也没盐,就这样也在一眨眼功夫一扫而空,连鱼刺都没有剩下。可见当时我们饥饿到什么程度。

在兵团干农活确实很累。冬天,我们要把一个个沙丘铲平,再用筐子把土挑过来造田。由于吃不饱饭,营养缺乏,干活久了,浑身冒虚汗,双腿打哆嗦,这时候听到有人喊:“炊事班送土豆来啦”,大家立刻蜂拥而上,每人分得几个冻的发黑的热土豆,放在狗皮帽子上,找个背风的沙丘,几口就把土豆吞下肚。那时的条件差,没那么多讲究,什么洗手剥皮,统统没有,一切从简。内蒙的土豆本来品质很好,个大瓤沙,又面又香。可由于我们是城市来的学生青年,冬储时把菜窖挖浅了,土豆被冻坏了,煮熟后变成黑色,但这并不影响我们的食欲,吃饱了,有劲了,大家接茬干活。

夏天,我们挖大渠,尽管很累,但大家干劲十足,因为能吃饱饭。我记得每到吃饭时,两根筷子各插四个窝头,还有糜子米粥。那时候我们热情、单纯、想法不多,只要吃饱了,喝足了,剩下的就是干活了,各个班组开展劳动竞赛,场面热火朝天。

当年挖的渠,当年就放水,这样容易决口。决口时节大概是深秋。内蒙冷的早,我记得去堵决口时都已穿棉袄了。大家跑了几里地,浑身是汗赶到现场,一部分人跳入水中,手挽手组成人墙,其他同志快速填土,尽快把决口堵上。水,冰冷彻骨,大家就高声背诵毛主席语录:下定决心,不怕牺牲,排除万难,去争取胜利。由于水太凉,有的战友冻昏倒了,连长命令把昏倒的同志抬回驻地,用冷水擦身,直到把全身擦红擦热再放在热炕上,然后喝热水发汗,用这种土办法解决了大问题。

离开兵团后,我一直不好意思和当年的战友联系,因为他们干的时间长,我仅干了不到两年就出走去当兵了。好在我投奔的是中国人民解放军,要不然还真说不清楚了。尽管我在兵团工作了不足两年,但我永远忘不了这块热土,忘不了和我朝夕相处、同甘共苦的战友。二零一一年,离开兵团四十多年后,我再次回到四团。几经打听,好不容易找到团部。我发现团部比我印象里的小了许多,可能是周围不再空旷,房子、树木比当年多造成的视觉效果。令我激动的是,团部礼堂墙上的标语仍然清晰:屯垦戍边、亦兵亦农。这标语它不是写在墙上,它是刻在我们的心里啊!那片海子我也找到了,它也变小了,变成了几个小水塘。这是为什么呢?我也不知道,可能是社会进步了吧!

四十多年后,我终于重返四连,我的家。连队的大食堂已不复存在,那个建筑是砖瓦砌的,可能被当地老百姓拆掉拿回家修猪圈了。我们住的房子未被拆掉,因为是用土坯建的,没有什么利用价值。最重要的是现在有人住在里面,这是一些民工。他们既然要住,就一定得维修,不然早就坍塌了。走到我当年住的房子的门口,心里很激动,短暂的两年,我把青春年华无怨无悔地奉献给了这块边疆热土。站在这栋土坯房前,我感慨万千,当年一起生活、工作的战友早就各奔东西,如今人去屋空。四十年时间,弹指一挥间啊!

我重走青春路的那天,天,一直阴沉沉的,似乎马上就要下雨。然而,当我拿出相机准备记录四十年后的四连时,天开了个口子,太阳挣脱云层的束缚,露出笑脸,让我尽情按下快门,留住对历史的回忆。在我跟四连旧址说声再见,准备驱车离开时,云层的缝隙弥合在一起,天空再次阴沉下来。随着车子逐渐远去,小雨洒落下来。此时我的心情犹如这天气,也是阴沉沉的。天若有情天亦老,四连啊四连,我永远不会忘记你,有机会我还会回来看你。

老战友魏纯锌关于兵团生活的诗作即将出版,共同的兵团经历勾起我这么多的回忆,所有的回忆都是美好的,因为青春是美好的。我们吃的苦受的累,是青春的记录,生活的积淀,宝贵的财富。正因为我们奉献过,付出过,所以我们才能自豪地说,兵团生活铸就了一代人的精神,岁月如歌,青春无悔,我们无愧于那个年代!

 

郝宏社(原内蒙兵团一师四团四连一班班长)

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九日于北京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2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