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阴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

四团战友联络站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路——五味杂陈的回忆(四)  

2013-05-14 16:15:3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其他类(15首)

八十六、扎根(一)

喧天鼓乐嫁无瑕,十万貔貅半姣娃。

笑问当年乔太守,鸳鸯谱上几人家?

注:第一句写支边去的当时,军政两地早有把我们都嫁出去的准备,只是我们却白璧无瑕,完全蒙在鼓里。第二句对第一句作了补充,说明在人员安排上是男女各一半,希望我们扎根在内蒙。貔貅,指部队。后两句借用《乔太守乱点鸳鸯谱》的故事,表明拉郎配的结果。

八十七、扎根(二)

旷世奇思步阿瞒,荆衣粝食度千难。

三年不许攀连理,泪向东归路上弹。

注:阿瞒,即曹操,小名阿瞒。曾经搞过大规模的屯垦。由于后来返城风的盛起,人们陆续东归,致使多少有情人难成眷属。

八十八、屯垦(一)

百业凋零夜正长,家情国运两茫茫。

黉门学子阑珊意,宁古钟声遍远乡。

注:宁古,即宁古塔,城名,在今黑龙江省。相沿为充军之地。

八十九、屯垦(二)

一身戎服绿行装,洒泪西辞壮国防。

从此天涯图立命,遥呼北雁慰萱堂。

注:遥呼北雁慰萱堂。因为要“扎根边疆”,再也回不到父母身边,只好远远地告诉南归的北雁,宽慰远方的父母——儿女一切都好!

九十、屯垦(三)

铁骨丹心壮志遒,饥寒袭梦涌新愁。

几番牧笛催归马,布谷声中一念休。

注:布谷,即布谷鸟,其鸣声如“行不得也哥哥”,可是,我们不走行吗?

真是不听布谷劝,可叹无奈身!

九十一、成长

曾经报国起边情,北雁遥呼苏子卿

历尽饥寒轻万物,十年戎马足平生。

注:①苏子卿,即苏武,字子卿,西汉天汉元年任中郎将,奉命出使匈奴,劝降不屈,被拘迁北海(今贝加尔湖),放羊十九年。据传,他以雁足捎信报西汉,方得救回国。

九十二、上大学

久旱甘霖降眼前,更深忍泪不成眠。

今朝终了儿时梦,拥别知交涕泫然。

九十三、返乡

绝塞经年泪已干,乡音依旧此心残。

闻知从此归桑梓,十载浓情取舍难。

注:桑梓,也称梓里、乡梓,即故乡。桑、梓,落叶乔木,古代家宅旁边常栽的树木,故借指故乡。柳宗元《闻黄鹂》:“乡禽何事亦来此,令我生心忆桑梓。”刘迎:“吾不爱锦衣,荣归夸梓里。”

九十四、改制(一)

功败垂成叹苦辛,冲天剑气六回春。

应知从此别军旅,重八均田亦遣民。

注:内蒙古建设兵团于1969124日经中共中央批准成立,归属北京军区序列。196957日,内蒙古建设兵团正式成立,司令部设在呼和浩特市。当年组建4个师、24个团、246个连队。1970年又组建2个师,15个团;到1971年,兵团共有41个团(包括2个工业团和4个相当于团级的工矿企业);人数达145万人,其中,知识青年755万人,复员转业军人和职工257万人,现役军人约6千人,家属38万人。人数达到最高峰。到1975年下半年,兵团撤销,移交地方,内蒙古建设兵团完成历史使命,历时6年多。

重八,指朱元璋,原名朱重八,后改名朱元璋。当皇帝后,为了填补战争带来的人口稀缺,曾进行过大规模的移民运动,分田以安其家。

九十五、改制(二)

泪挂双腮痛断肠,吴戈燕角倍凄凉。

戍边风雨悲西域,轻抚戎衣细细藏。

注:吴戈燕角,均指古代的兵器,这里代指军队。由于改制,取消部队番号,大家无不感到彷徨和凄凉,失去了归属感。

第四句主要写大家与部队服装惜别的情景,表达了兵团战士心情的复杂。

九十六、兵团情谊(一)

十年生死结同心,边角刀丛义断金。

管鲍轻财缘德启,琼泉共饮惜深深。

注:管鲍,指管仲与鲍叔牙。两人曾一起经商,由于管仲家贫,经商所得,往往管仲多得,甚至偷偷地多拿钱,鲍叔牙知道后,十分体谅管仲,并尽力为管仲的行为辩解,后来还向齐桓公推荐,当上齐国的“卿”,尊为“仲父”。后世以他们为“道义之交”的典范。

九十七、兵团情谊(二)

青山依旧立西陲,戈壁飞沙掠地吹。

手足情浓连璧玉,任风任雨怃难移。

注:怃,音“武”,爱怜的意思。

九十八、兵团情谊(三)

虽无兰谱定终生,久隔天涯不了情。

纵是初逢人不识,闻歌倒履喜相迎。

注:兰谱,旧时义气相投的朋友结为异姓兄弟时交换的谱帖,上边写有姓名、籍贯、出生年月、时辰等,和我们现在的履历开头差不多。也叫“义结金兰”。这种谱帖称为“金兰谱”,简称“兰谱”。

闻歌,李白与汪伦的故事。李白当时已经名满天下,汪伦只是一个老百姓,却十分旷达,李白的名诗“李白乘舟将欲行,忽闻岸上踏歌声,桃花潭水深千尺,不及汪伦送我情。”就记载了这一段感人的情谊。

倒履,也叫倒屣、倒屧,鞋的古称。汉献帝时,蔡邕才学显著,为朝廷重臣。一日,蔡邕家宾客盈门,听说王粲在门外,急于出迎,连鞋都穿倒了。宾客大惊,认为黄口小儿,何必如此,蔡邕说:“(王粲)有异才,吾不如也。”成为不重门第、身份,只重才学的典型。

九十九、苦旅

十年行色太匆匆,功过是非弹指空。

酒酹衷肠消苦旅,闲评夕照赏秋枫。

注:闲评夕照赏秋枫。请忘掉过去的功过是非吧,还是说说眼前,年纪大了,虽说夕阳不如朝霞,但是,霜叶红于二月花,老有所乐,才是真谛!

一百、路

相伴相携四十年,关河一别梦相牵。

思亲遥寄催鸿雁,步步回眸认旧缘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回忆和纪念

支边

点将台西铁骑空,青山续唱满江红

旌旗十万雄边塞,碧血和尘奏大风

注①:点将台。位于内蒙古赤峰市西,为清康熙帝大战噶尔丹处,十二座连营现仍依稀可辨,四团驻扎在赤峰西边,故称点将台西。当年烽火早熄,铁骑远去,已是一派升平景象。

②:青山,指大青山,阴山山脉西麓,四团座落其阳。《满江红》指岳飞《满江红》词,词中“莫等闲白了少年头,空悲切。”其慷慨激昂的旋律,曾激励我们走上少年报国路。

③:《大风》指刘邦的《大风歌》:“大风起兮云飞扬,威加海内兮归故乡,安得猛士兮守四方。”我们正是在党“安得猛士兮守四方”时,奔赴祖国的西北边疆。

 

御街行·支边

黉门紧闭蒲蒿满。正年少,书径断。应知从此别龙门,无语慨然长叹。光阴虚掷,寄情何处?唯邀愁相伴!

茫茫大漠连星汉。鸟兽遁,沙迷漫。衣单难禁朔风寒,号角频催慵懒。饥争厩食,疲眠荒野,消得身心倦。

 

临江仙·支边叙事

自古九原人迹渺,十年空掷韶光。荒蛮大漠走狐狼。狂沙封古道,飞石夜敲窗。

梦醒时分心已碎,是非轻说雌黄。浩然自顾鬓髯霜。唯将生死劫,相与话沧桑。

说明:九原,据查证,秦始皇三十三年,曾在今巴盟及以东至包头境内设九原郡,故以九原代指我连驻地。

 

忆支边内蒙古有感

人自漂零月自圆,孤身忍泪过西川①。

十年一觉戍边梦,悔不当初问杜鹃②。

注①:西川,泛指中国西部;

②杜鹃,即杜鹃鸟,其鸣声如“不如归去”。可是,我们还是决然地走了!

 

观兵团战友回忆录有感

舟行翰海觅英雄,戎马沙场风雨中。

泪眼婆娑寻旅迹,如今又见女儿红。

 

水调歌头·战友会寄情

脉脉九原意,飞羽动江南:春花谷雨三月,万里挂征帆。四十二年过去,梦里依稀笑貌,霜迹点疏髯。了却旧时慕,联袂下黄岩。

少年志、家国难、一肩担!急风骤雨,寒月曾照好儿男。千尺桃花潭水,犹记青莲豪气,大漠旧情谙。来岁思红豆,鱼雁隔千山。

风入松·忆旧

许身绝域试英雄,遗柳别慈翁。沙餐野宿阴山下,莫凭栏,枉自悲功。北地金风骤起,乡思寄语飞鸿。

可怜岁月匆匆,花甲倏相逢。流光淘尽人生路,暂回头,追忆无穷。爱恨情愁故事,还须叩问天虹。

 

初逢

    暖风吹得九天开,十里瓜香扑鼻来。

    欲问君家心怯怯,清幽小筑即瑶台。

 

秋月思

秋蛩夜月泣寒风,鼓角边声半梦中。

迢递关山听远雁,西陲大雪已朦胧。

 

人月圆·思念

夜来风雨催红豆,能寄几多愁?关山万里、情思万里、怕上高楼。 

晤期难料,天涯路远,无语神游。但留情在,年年月月,偕水长流!

 

春光好·月夜游

忆当年,万籁俱寂,月色清溶。青山隐隐,纤云横空,正夜游之佳时也!携君游荒郊,更深方回。今蓦然回首,梦依旧,君去远,唯有月如故!草填一词,记之兼赠梦中人。

云如洗,水如霜,小沙冈。寂寞月儿休恼,影双双。   

已近塞原秋冷,相偎坐看牛郎。君不知,衡阳路远,雁成行?!

注:内蒙古天高气清,常常月夜无云,晴空如洗,银河如在头顶。常与友夜上沙丘赏月,夜半不忍归。时有战友病退回城,因而常有孤雁滞留不得群归的感叹。

 

见月思战友有感

    冰轮皎洁独翩翩,桂府嫦娥听漏眠。

    怎及人间情意重,关山万里一心牵。

 

踏莎行·勿忘

早鹊低吟,金鸡乍唱,幽思怎把心儿放。绵绵长夜忆云中,同驱竹马长依傍。

柳舞纤枝,春扶翠帐。东君共我勤商量:我催飞雨到清明,团圆过后毋相忘!

注:北京战友来信说,清明过后一定到黄岩看我,阅信后填此词。云中,即现在的巴彦淖尔盟的古名。

 

战友会有感

柳烟细雨醉春风,梦聚江南一夜空。

白发少年情未了,他乡屈指盼重逢。

 

青玉案·再游宁波月湖公园

深秋,独自再游月湖公园,犹闻子规声在。物换星移,已不复仲春旧景。感慨系之,返而赋。

经霜草色迷河柳,月如故,青藤瘦。竹径幽深人不复。残红轻点,溪桥空守,负一天星斗。

暖风四月依稀秀,浅酌低吟品诗酒,赢得闲情怡皓首。望中归雁,惹相思骤,无寐嗔更漏。

 

江城子·喜闻郝宏社下落

古原伤别两情分。谢红尘,又闻君。依稀尚记,离雁各晨昏。聚散匆匆思不尽,人老去,几回春?

 

巫山一段云·闻君临

北斗依天际,云疏夜月残。离鸳无计遣孤单,切莫独依栏。

雁信重霄降,飞桥连远山。暖风染得绿漫漫,忧喜刹时间。

 

水调歌头·重聚

去岁雁书至,相约度清明。小楼帘里幽梦,泪眼尽离情。曾记依稀容貌,仿佛当初倩影,耳畔旧莺声。快意踏春去,看水绿山青。

近梅雨,何时了,怕无情。黄昏怎禁,檐雨如幕映孤灯。闻报京都喜讯,一卸千千愁绪,豪兴又重萌。满腹痴心话,待诉与君听。

 

一剪梅·赠友

一别古原万里遥,来也迢迢,去也迢迢。落花时节忆前朝,分亦魂销,聚亦魂销。

闲对孤灯独自憔,风送萧萧,雨送萧萧。却将诗句化天桥,歌付滔滔,慨付滔滔。

 

唐多令·怀旧

飞雨入江流,浓云遮远丘。夜沉沉,雾锁新愁。问九疑湘妃泪竹,思点点,为谁留?

君别懒依楼,恐伤一片幽。盼何时,再现飞舟?拭目看鱼传尺素,寂寞里,又残秋。

 

第二故乡行

军歌一曲九回肠,大漠情深近故乡。

四十春秋谈笑过,鬓添白发向边疆。

 

破阵子·返第二故乡

万里边关寻梦,飞轮又送迢迢。遥想当年驱牧马,遍撒春光换寂寥,平戎学射雕。

四十光阴远去,豪情重写离骚。看惯了江南柳色,再见西疆沙似潮,此生一憾消。

 

游富山大裂谷

201151,与45位战友同游富山大裂谷,见景而草。

无边石海间奇松,曲径逶迤向地宫。

一线青天遮日月,闲情半付翠篁中。

 

柳梢青·忆惜别

独坐空房,频添愁绪,懒整衣装。皓月沙冈,携嫦蛾也,疑在仙阆!   

谁云鹊渡无浪?刹那间,风随雨狂!劳燕东西,天涯人杳,唯遗幽芳。

注:在内蒙古时,有几个要好的女友,常一起散步。至14年以后,陆续乘返城风回故乡。战友聚会时说起往事,大家都感慨颇深,嘱填词记之。

遗,旧时读“weì”,今读“yì”,仄声,赠与,馈赠的意思。

无题

一封朝奏别京华,落尽斜阳方到家。

百转愁肠销傲骨,几声浩叹续胡笳。

    注:有北京的战友和我说起,当初雄心勃勃,很想干出一番事业来。可惜时运不济,终老仍一介白衣,大有怀才不遇的愤愤之气。当记之。根据讲述人的口气,落尽斜阳方到家,指他返城时,已非血气方刚的年龄了,如偏西的斜阳,很难再有所作为。

 

寄春远方战友

芙蓉含笑绿为邻,出谷山泉日日新。

一抹平川翔白鹭,天涯暂寄半江春。

赠远方战友(鹤顶)

王侯旧梦碧窗纱,宁作西胡学种瓜。

秋尽春风辞灞柳,好将壮志寄天涯。

注:《太平广记》载,唐朝王播,少年孤而贫,曾寄寺庙读书。和尚看不起他,本来是敲钟吃饭,改为吃好饭再敲钟,王播因此常饿肚子。于是在墙上题诗,愤而出走。后来考中进士。事隔三十年,他又回到寺庙,只见原来题的诗已经用碧纱罩了起来。十分感慨,于是,又题一首:“三十年来尘扑面,如今始得碧纱笼。”抨击了只看衣冠不看人的社会陋习。后来,将当高官或取得了成就,称为“笼碧纱。”

 

写在后边

上山下乡运动已过去几十年,但愿我们既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!

书以人传,人以书传。我写的虽然没有价值,但是,就象我们去查找曹操屯垦的史实一样,起码可以让我们的子孙能够从中了解:我的祖上原来曾经这样生活过!

最后,对支持、帮助我完成这本小诗集的领导和战友,表示由衷的谢意!

魏纯锌于江南橘乡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二〇一三年五月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4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