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阴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

四团战友联络站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青春的回忆  

2012-10-25 07:18:4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八连《青春的回忆》
  

  

看到战友们写的回忆录,也激起了我想写点东西的欲望,自知水平有限,也写不出什么东西,就回忆一下对我来说记忆比较深的事情吧。

一、学雷锋做好事,碰上鬼打墙

70年代的兵团战士没有什么业余活动,唯一的希望就是看场电影,但也就是老三战,地道战、地雷战和南征北战,再有就是八个样板戏,这不是吹的,至今我都能把大部分台词背下来。我说的这段儿大概是1970年,也可能是1971年的真实故事。

有一天晚上,八连和六连还有团部机关的干部和家属,在团部大礼堂里观看团宣队的演出,这可比看那几部电影强多了,节目是自己编排的,反映的是兵团战士的生活,很受欢迎。就在大家聚精会神的看着《激流放筏200里》这个节目时, 舞台上突然狂风四起,雾气腾腾,我心里想这台节目舞台的效果还如此逼真,刚想鼓掌喝彩,只听一声巨响,舞台上面的屋顶竟被狂风掀了起来,瓦片木头狠狠地砸在礼堂后面的顶上,破碎的瓦片纷纷落下,砸在人们的身上,全场一片哗然。逃生的本能使人们不约而同地涌向大门。这时候只听张宏城连长高喊:八连原地不动,真不含糊,八连的队伍没有一个动的,参谋长宣布各连按顺序带出礼堂,我们是战备连,是拿枪的,所以要体现出和别人不一样来,那么大的风,队形不乱,在回连队的路上还唱歌呢。

回连后,我有一班岗,和谁一同站岗记不清了,这时候,天黑压压的没有一颗星星,风更大了,卷着黄沙扑面而来,我们迎着风步履艰难地在团部周围一圈一圈地转着,突然我发现礼堂里面有动静,我们立刻警觉起来,端起上了刺刀的步枪摸了过去,到里面一看,原来是职工排的两个职工带着几个孩子,因为风太大回不去了,准备在礼堂呆上一晚。我突然觉得这不是学雷锋做好事的机会来了吗。下岗后,我回班叫醒大家,把刚才遇到的事情一说,大家都同意学习雷锋,帮助他们。于是,穿戴整齐,戴上风镜一班人来到礼堂,我们每人背上一个孩子走出了礼堂。说起来,职工排离团部礼堂并不远,也就5-6里地左右,可那天晚上感觉时间是那么长,路是那么远,开始我们顺着路走,后来路找不到路了,低头看,脚下是一片戈壁滩,抬头看,四周是一个个高低不平的沙丘,一簇簇的红柳和白刺。被狂风刮起的沙粒打在脸上生疼,原来我们迷路了,怎么办?大家心情不知不觉的紧张起来,耳边只有呼呼地风声,突然有人发现前面有灯光,大家不由得心中一喜,有灯光就有希望,我判断可能是六连,于是,背着孩子深一脚浅一脚地向灯光的方向急行,我突然脚下一空,一头栽倒,把背上的孩子也扔了出去,我似乎被摔醒了爬起来仔细一看,哪里是六连,原来是我们自己挖的战壕。唉!背着孩子转了半宿,又回到了八连,后来,我听说这叫鬼打墙。

二、当“贼”的经历

记得当时连队除了每人一枝7.62步骑枪和一把大铁锹外,没有任何的体育设施,一帮少男少女总得搞点业余生活吧。如乒乓球、篮球等,这是最基本的条件,我们又买不起,穷则思变,大家不约而同打起了木工厂的主意。一天傍晚,天刚刚黑了下来,我们一行七八个人,悄悄的来到了木工厂靠近排干渠的一面,这里平时很少有人,渠上有一道木篱笆,大家很快就把木篱笆掏了个洞,刘连明(细高个,在我连排样板戏《智取威虎山》中演参谋长的那位)自告奋勇先钻了进去,我们几个在外面接应,很快,他传出来第一块木料。紧接着一块块上好的白松板就传了出来,就在大家得意忘形的时候,突然一声大吼:“干什么那!”真是做贼心虚,我们几个一听就慌了。也顾不上里面传出的木头和那位“参谋长”,大家逃的一个比一个快,我逃的最快,顺着大排干渠一口气就跑到一连住地,估计得有十几里地,在确信没有人追赶时才停下来喘口气。我趴在地上仔细观察,因为怕有人潜伏在回去的路上抓我。观察了一会儿,不见有人,我便开始往回走,刚才逃跑不觉得累,现在没人追了,精神放松,才感到汗把衣服都浸透了,风一吹,透心凉,我一步一步的往回走,我胆太小,到这会儿还怕有人在路上堵截抓我,我不敢沿着大渠走,在离渠100米左右的沙包里走,因为怕迷路不敢离的太远,幸亏那晚的月亮不错,惨淡的月光照在凹凸不平的沙漠上,我一个人在荒无人烟的沙漠里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,我突然恐惧了,这时要出现一只狼可怎么办?我东张西望,生怕有狼之类的动物出现,一路上我想着如果发现狼,我怎么对付它们,听说狼的腰比较脆弱,但又一想狼的动作比我快,等不到我打它的腰,还是掐狼的脖子吧,我一路想着,但狼始终没有出现。也不知几点回到了连队,没有人发现我的失踪。第二天好象什么事都没发生,也不知是从那里弄来的木料,反正我连的篮球架和乒乓球台很快就做好了。做贼之事也就被人们淡忘了。

三、我的单相思

我这人可能发育较晚,刚到兵团时才16岁,什么都不懂。那时干活挺累的特想能歇几天,一次无意中听说女生一个月可以有几天假,我好羡慕,我还特意研究过女生用于休假的这个词,叫“例假”,顾名思义,例外之假,唉!我怎么就没有呢?当时就以为是照顾女生,谁让我是男的呢,男不跟女斗,就不要争了。

一次团里招开“种子班班长会议”,连里让我和职工排的贾排长去参加,会上我无意中发现一个女战士,长的挺招人喜欢的,说话做事,通情达理,我想应该是个班长吧,我们在一起学习、一起讨论,她也挺关心我的,像个大姐姐,常把女生吃不了的馒头、包子拿给我吃,我喜欢她那银铃般的声音,说话的声音就像块磁铁,对我有很强的吸引力,直到今天,我再也没听到过那么美妙的声音。我常常偷偷的看她,在一起学习时也想办法挨着她坐,听她说话我觉得是一种享受。几天的会议很快就结束了。分别时,我真恨会议的组织者,怎么这么快就结束了,再开几天该多好啊,看来老天也不帮我。至今,我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,也不知道她是那里的人,因为那时候我没有勇气向她表露我的爱慕之情,我只记得她讲话不像北京人,有些南方口音,多少年来,她的模样我忘记了,这件事一直深深的藏在我的心里,也算是我个人的一点隐私吧。有时回忆起来是那么的幸福。现在,不知道她生活在哪座城市?也不知道她生活的好不好?我想如果她能看到这段回忆,能否记得我一个当年不起眼的大男孩。其实人家根本不知道这回事,我是自做多情,但这件事却藏在心里几十年,这就是书上说的初恋吗?用现在的词应该叫暗恋。其实我们那会儿还不懂恋爱,虽说连里有一个女生排,但我们男女之间的界线分明,互相都不讲话,即使是一个学校,甚至是一个班的,也不说话,不知为什么?但心里都有一种蒙蒙眬胧的感觉,对女生排的人有一种神秘感,平时出操、排队我看许多男知青都爱往她们那边瞄。这就是少男少女们的青春骚动期吧。在那革命的年代是不许我们谈恋爱,好像谁都羞于提这事,一有这事就会与作风错误连在一起,所以这种情绪普遍受到压抑,我记得连里有位让我很尊敬的兄长,他长我几岁,比我成熟,有一天他突然壮起胆子,冒然向一位女战士写了一封表达爱慕的信。对于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,这本身是一件很正常的事,可是,一朵纯洁待放的爱情之花,竟被当时所谓无产阶级革命的思想和铁的纪律扼杀了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八连   猜猜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1-10-30 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9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